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要闻 >> 正文
外埠银行相继落户甘肃银行业格局正悄然发生变革
来源:甘肃日报点击率:更新日期:2009-05-19

  又有一家外埠银行落户兰州了,这就是上海浦发银行。

  自16年前招商银行入驻甘肃,作为新型国有商业银行的浦发银行和即将开业的中信银行是第二批被引入甘肃的银行机构,而华夏、光大、民生等银行机构也已进入甘肃“招行引资”的名单。不经意间,甘肃银行业格局悄然变了。

  “浦发”现象“与甘肃原有的银行机构相比,我们只是一个新生的婴儿。”在同行面前,浦发银行兰州分行经常保持着这样的低调姿态和谦恭的态度。然而,他们进入甘肃以来所形成的冲击,已使得同行“逢会必言浦发”。

  2008年4月10日,浦发银行正式启动兰州分行的筹建工作。在短短的4个多月时间里,他们完成了营业和办公场所的选址、装修、人员招聘和培训、系统上线和业务准备等一系列筹备工作,于9月8日开始对外营业,一个月后举行开业典礼,其速度让许多人觉得“匪夷所思”又“望尘莫及”。

  当然,引起更多人关注的,还是浦发银行兰州分行锐不可当的业务发展速度:

  ——对外营业当天,浦发银行兰州分行还没在甘肃吸收一分钱存款时,却向甘肃投放贷款10亿元。

  ——此后,在短短40多天的时间里,全行实现各项存款41.2亿元,实现各项贷款23.25亿元。在2008年10月23日举行开业典礼当天,浦发银行兰州分行又一次性与省内重点客户签订贷款协议76亿元。

  ——2008年末,全行实现各项存款45.3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34.94亿元。

  ——截至今年4月30日,该行已实现各项存款余额74.56亿元,各项贷款余额92亿元,成为甘肃唯一存在“贷差”现象的银行——贷长存短——表明浦发银行不仅将自身在甘肃吸纳的资金全部用于地方经济建设,还通过从总行、从外省高成本拆借资金投放于甘肃。

  对于浦发银行进入甘肃半年多来的表现,有人给算过一笔账:浦发银行兰州分行仅用了6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省内其他股份制银行用10余年积累的资产规模的40%左右。

  鲶鱼效应

  这一系列数据,无论对浦发银行本身,还是对于它在甘肃的同行,都意味深长。

  2008年11月30日,为贯彻落实国家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政策措施,省政府召开重点项目银企对接会。这一对接会,成为各家银行争夺重点企业、行业优质客户的“阵地战”。

  全省11家银行和3家担保公司,与250多家企业就111个项目签订贷款合同和协议,总额高达1371.49亿元。其中,基础设施、生态环境、节能减排、特色经济、优势产业等领域的重点项目,成为各家银行争夺的重点。仅金川公司和酒钢集团两家重点企业,就获得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250亿元贷款,电力行业获得包括工、农、中、建四大银行在内的各银行共257亿元贷款,煤炭行业获得150亿元贷款,农业产业化及农牧业发展项目获得180亿元贷款。在对接会上,浦发银行这支金融“新军”高调亮相,一举与大唐发电公司、省商务厅、省中小企业局、兰州市城投、祁连山水泥5家单位签署了总金额为42.65亿元的合作协议。对此,一位银行界人士感慨地说:“多少年没见过这么激烈的竞争了!”

  在展开“阵地战”的同时,各家银行在产品、服务方面的“PK”也在悄然进行。一些重点项目在进行前期工作时,触角灵敏的银行就开始争分夺秒地介入,不仅以更高的效率、更贴近的距离、更人性化的方式为项目业主提供融资服务,还利用各自的优势为其提供全方位的配套金融服务。一位国有商业银行的负责人说:“与过去相比,现在银行的服务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激烈的竞争,带来了甘肃银行业深层次的变化。长久以来,我省银行业的竞争主要集中在重点企业、行业和项目等领域,造成信贷投放“垒大户”现象严重。但随着“金融新军”的加入,银行业眼里的优质客户资源“蛋糕”将开始变小,在市场机制“倒逼”之下,各家银行将不得不开辟“新市场”,去关注那些以前“瞧不上眼”的中小企业客户。最终,信贷结构将在不让人察觉的情况下发生改变,金融生态环境随之改善,并逐渐形成一个分层错位竞争的生态群落。

  早在甘肃本土的城市商业银行——兰州银行成立之初,这家银行也试图“虎口夺食”,从大银行手中瓜分一部分重点企业和行业的优质客户出来,但实践中却发现很难行得通:大银行很少对小企业感兴趣,大企业也很少在乎小银行。于是,从小银行跟小企业的这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地位出发,兰州银行总结出了一套“对称理论”——小银行天生就应该跟小企业共同成长,进而开始将中小企业当成自己真正的利润来源,真正俯下身子开拓中小企业市场,最终从一家区域性银行成长为一家全国性城市商业银行。

  竞争,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以前,由于缺少就近流通的平台和渠道,甘肃人才大多都往沿海开放城市等发达地区“东南飞”。但现在,随着新来者的加入,本土人才不仅实现了就近流动,新来者也成了甘肃留住高端金融人才的“储水池”。今后随着更多银行被引进,他们必将承担和发挥“引凤梧桐”的作用,为我省引进更多高端外来人才。

  “我们欢迎这样的竞争。”省工行一位负责人表示,新来者的加入,不仅能带来新的理念和技术,也将起到“鲶鱼”的作用,激励同行进一步改进产品、服务,促进市场的繁荣。

  格局新变

  早在中国加入WTO时,站在全球化的角度,有人对甘肃金融业发展的情景做出过种种设想。其中的设想之一就是,作为经济欠发达的甘肃,金融业的“蛋糕”太小,“狼”会来吗?

  新千年前后,这种设想变成了中国银行业战略布局时的地区差异化考虑,间接否定了“狼”在短期之内进入欠发达市场的可能。根据这种地区差异化布局的考虑,国有商业银行特别是已经上市的国有商业银行,在安排经营系统布局时,一级行基本上在东南沿海布局,是利润主要来源区;二级行在中部地区,利润中等;三级行在西部地区,利润微薄,可有可无。

  这一布局“法则”,符合资本逐利的本性,却存在着将甘肃置于“金融荒漠化”的危险境地。自招商银行进驻甘肃的16年之中,无一家银行机构落户甘肃。相反,甘肃的本地资金却通过金融机构大量流向高受益地区。2000年,全省银行类金融机构的存贷差只有232亿元,此后逐年增长,截至今年3月末已增长为2088亿元。“甘肃本来就是个缺资金的地方,现在不仅不往里输入资金,反而把甘肃本地的资金抽到发达地区。”“存贷差”是当前人们评价金融业支持地方经济发展作用时最为敏感的一个专业术语,而甘肃银行业也因此备受诟病。这一现象的存在,成为甘肃实施“招行引资”战略最为迫切的理由。“我省实施‘招行引资’战略,就是要增加甘肃地区的金融供给渠道,缓解越来越大的‘存差’现象。”省政府金融办一位负责人说。

  这种现象也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根据国家的相关要求,银行业在全国布局时,要想在沿海发达地区设立一家分行,就必须在经济欠发达的中部和西部配套设立一家分行。浦发银行兰州分行的设立,就带着贯彻落实国家这一规定的浓厚色彩。当时,浦发银行在福州设立分行,石家庄分行和兰州分行都是“配套”产品,其中有出于银行自身利益的考虑,也免不了有遵照国家政策“照顾”欠发达地区的成分。

  然而,半年多来,浦发银行兰州分行的业绩甚至超过了同期设立的石家庄分行,而兰州和石家庄的经济总量却不可同日而语。这种结果,一方面证明了浦发银行在甘肃设立分支机构是一种银地“双赢”的选择,另一方面反证了甘肃市场的巨大潜力。

  省政府金融办有关负责人认为,我省只有通过引进更多的金融机构,让竞争在各个层次上充分展开,才能真正有效解决当前银行业“存贷差”过大、服务水平不高、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

  “实际上,考虑甘肃银行业的发展问题,不仅要立足甘肃平视,也要站在全球化的高度进行俯视。中国银行业走国际化道路是大势所趋,‘海外狼’迟早会进入甘肃市场,甘肃银行业只有更好地服务好本土企业之后,才能更好地‘与狼共舞’。”省工行一位负责人说。/记者 杨世智实习生 丁瑞英